赏金猎手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等待片刻,别墅门打开,高冠站立在门口,看铁门外的两人:“你们是谁?”

  袁忘举徽章:“猎人,赏金猎人。高先生,方便聊一聊吗?”

  高冠点头,在墙壁上一按,铁门打开:“里面请。”

  肖邦低声道:“有问题,他想协助我们抓人。”

  袁忘:“交给你。”

  客套,入座,再客套,肖邦先进入正题:“高先生,我们拜访你的原因是因为冉浩。法庭正式将冉浩列为逃犯。高先生和冉浩共事多年,不知道有没有线索?”

  高冠回答:“两位应该想问,为什么我会背叛冉浩吧?”

  肖邦笑:“也有这样的疑问和好奇,不过这和我们工作无关。”

  高冠点头:“冉先生对我们不错,但是还不够我来犯罪帮助他。工作没有恩情之说,我付出了劳动,你理当给我报酬。”

  肖邦:“根据我们的了解,如果你不报警的话,生意成功后,你仍旧能保证你的收入。”

  高冠轻叹口气:“两位既然好奇我就说一说。我本人很尊敬冉先生。冉先生做事极端激进,我理解,也支持。但冉先生一而再,再而三的打擦边球让我有些心惊肉跳。比如说这次的事,如果没有东窗事发,冉先生真的会把挪用资金投入的项目收益分给投资者吗?显然是不可能的。我劝说冉先生停手,这一单挪用完,我们把账目做平。冉先生完全不同意,他的想法很简单,钱生钱,借钱生钱,借更多的钱生更多的钱。”

  肖邦点头:“资本的核心还是利益……高先生,就你看冉浩可能藏身在哪?”

  高冠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……不过,我觉得你们可以留意一下冉家的大管家。”

  “大管家?”

  高冠道:“我和冉先生共事三年左右,对冉家比较了解。冉家最早是在拉斯维加斯开场赌,放高利,还插足影视行业,冉先生的爷爷在拉斯维加斯颇有点教父的意思。”

  冉平是纽唐大学财务专业高材生,美国人报税挺麻烦的,每年一次,一般都委托专业人员处理。冉平在大学就开始帮忙报税。和自己弟弟组建自己的公司,在父亲无限财力的支援下,很快建立了冉氏公司,专门做理财、投资、股票、债券、期货、基金等生意。

  冉浩的爷爷金盆洗手,转移资金和产业到两兄弟名下。巨大的财力加上两兄弟的头脑,冉氏集团成为了纽唐著名商业集团。现在冉氏集团不仅限于金融行业,并且还是一家电视台的大股东,两家电视台,空中交通广播的股东。同时也持有手机,汽车、飞机等领头行业的股票。

  冉浩爷爷在两兄弟创立家业时,将自己得力的亲信曹大海派到了纽唐,成为两兄弟后勤管家。

  如今曹大海已经六十八岁。在冉浩父亲退休后就不太管事,自己居住在冉家庄园内的一套独栋别墅,吃斋念佛,很少露面。但冉家对曹大海非常客气和尊敬。

  高冠告诉两人,曹大海是冉爷爷派到纽唐给两兄弟擦屁股的人,此人是江湖中人,心狠手辣。曾经有一位十八线明星控告冉平弟弟那个,没几天这明星就失踪了,至今杳无音讯。冉浩曾经在酒桌上吹嘘过自己的曹爷爷:没有他摆不平的麻烦。

  高冠认为曹大海协助冉浩潜逃,隐居在某地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两人和高冠告辞,开车离开,肖邦若有所思:“我觉得可以通过高冠提供的线索找到冉浩。”

  袁忘好奇:“哦?我觉得纯粹是扯淡。几乎没有多少实话。”袁忘好几次要提问和反驳,都被肖邦制止。

  肖邦连线总部:“指挥部,我们和高冠交谈过。我认为冉浩可能不是潜逃,而是遇害。我想也不用去找,两三天内会有人找到他的尸体。”

  柳飞烟:“不明白。”

  肖邦开始解释,高冠有明显的背台词痕迹,在说明曹大海背景时,很多词语不是高冠常用词。比如高冠本人说的‘黑板’人,在说明曹大海背景时就变成江湖人。存在很多描述和个人用语冲突的细节。

  再联系高冠奇怪友好的态度和高冠满口谎言,基本可以肯定是有人让高冠这么说。

  秦舒插问话:“你认为冉浩遇害,凶手把尸体放在曹大海不动产或者和曹大海有关的地方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秦舒:“听起来应该是仇杀。和冉家有仇的人干的。”

  秦岚声音传来:“两只猪,被人带入局。凶手和冉家有仇,杀冉浩干嘛?冉浩是残疾人,又面临指控,前途一片渺茫,杀他有什么价值?肖邦说的有些道理,冉浩可能是遇害了,但凶手绝对不会是冉家的仇人,不符合逻辑。凶手应该是冉浩生意上的仇家,担心查到他头上,所以故布迷局。反过来推理,冉浩遇害,他肯定会被列为疑凶,所以才胡搞瞎搞。自以为聪明,手段无比拙劣。”

  秦岚:“冉浩被高冠出卖,高冠收钱,显然是仇家寻仇,是冉浩的仇人,不是冉家的仇人。不过有一个不符合逻辑的地方,冉浩公司倒闭,冉浩前途被毁,仇家已经达到目的了,为什么要致冉浩于死地呢?如果非要杀冉浩才能报仇,那为什么要收买高冠出卖冉浩呢?“

  秦岚:“因此我认为冉浩没有遇害。肖邦说的对,高冠是故意引导人们去找到冉浩,但不是冉浩仇家雇佣高冠,是冉家雇佣了高冠。现在去找,可以找到人,冉浩应该受伤了。”

  秦舒不明白:“爸,什么意思?”

  秦岚回答:“冉浩被指控后,认罪的话,冉浩将来很难再单独行商,也不能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。不认罪的话,可能要坐牢。从冉浩做生意就知道他是个狠人。现在怎样?冉浩被高冠出卖,被仇家追杀,还是一个可怜的残疾人。”

  柳飞烟没明白:“叔叔,目的是什么?”

  “猪啊,我刚才已经说了。冉浩认罪不认罪都很尴尬,冉家有钱,轻松补上冉浩金钱漏洞。陪审团一听冉浩被追杀的故事,好惨啊!无罪。”

  袁忘不明白:“叔叔,冉浩伪造收益等都有真凭实据。”

  秦岚怒:“我TM绝望了,侦猎社,真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赏金猎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萌鲜妻不准躲只为原作者虾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虾写并收藏赏金猎手最新章节